大豆网
大豆网
做爱 做爱小说 做爱故事 做爱姿势
主页/ 做爱/ 做爱/ 文章正文

当孩子撞见你们欢爱

导读:孩子长大了,他/她能独自四处活动了,有时会来到父母的床边……Lina就遇到了这么后怕的事。“一天夜里...

  孩子长大了,他/她能独自四处活动了,有时会来到父母的床边……Lina就遇到了这么后怕的事。“一天夜里,很晚了,我和老公正在做爱,我俩突然发现7岁的儿子正站在我们的床边看着我们,好恐怖,他究竟在那里站多久了?”

  -孩子无意中撞见父母正在做爱,对性欲来说是最猛的急刹车之一。

  -夫妻需要一个私密的生活空间。

  -不能放纵孩子占据父母的卧室。

  -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要提出禁令。

  -孩提时遵守禁令,等他/她进入青少年时代,会与父母相互尊重。

  孩子是父母的性生活“学监”?

  有了孩子,做爱突然变得麻烦。这可是决定要孩子的时候没有想到的。4年前,儿子童童的降生给虹莉带来无尽的幸福和快乐。

  用虹莉自己的话说:“儿子真的就是一个小天使,再多的烦恼,再大的压力,一见到儿子就都不存在了。”

  但有一个问题始终让虹莉胆颤心惊,因为儿子一直跟他们睡在一个房间,基本上睡在他们中间。她跟老公的性生活甚至一个月也难得做一次。

  就这难得的一次也像做贼似的,要轻轻地把儿子搬到一边,还要小心听他的动静,总得提防着别弄醒这个小家伙。做爱质量?难以保证,很可能中间受惊就熄火了。高潮?冲刺到欲仙欲死终点的感受,虹莉几乎没有过!

  一个新生命是那么地被父母期待,可就是这个小家伙,让父母的生活陷入无政府状态中。这时候,什么故事都可能发生,家庭中的不平衡也开始出现,原来的二重奏变成了家庭合奏。

  用儿童精神病科医生达尼埃尔·马尔赛利(DanielMarcelli)的话来说,有些父母甚至是“婴儿至上主义者”,婴儿占据着家中的统治地位,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,比如说婴儿一直被安置在父母的床上睡觉,也可能父母的床变成了孩子的玩具天地,堆满了绒布的大象、小熊和洋娃娃,还有各种质地的回力车、坦克和变形金刚什么的。

  就这样,家里的关系完全颠倒了,孩子占据统治地位,夫妻俩无法再保留住他们的二人世界。这种情形,毫不客气地说,孩子已经变成了父母性生活的“学监”。

  考试时旁边站一个人盯着你都容易考砸,更何况做爱这么讲究情调、温度和微妙技法,同时又需要特别专注的人生大事呢?

  必须为孩子们划定禁区

  孩子长大了,他/她能独自四处活动了,有时会来到父母的床边……Lina就遇到了这么后怕的事。

  “一天夜里,很晚了,我和老公正在做爱,我俩突然发现7岁的儿子正站在我们的床边看着我们,好恐怖,他究竟在那里站多久了?”Lina气喘着说,似乎仍沉浸在性欲高涨时突然被孩子撞到所引起的尴尬和震惊中。

  对一些诸如此类的“原始画面”,弗洛伊德(Freud)曾作过很多评述与剖析。

  现在,仍会有一些父母,为避免让孩子受到这种精神刺激,只能完全克制住自己的情欲。“如果孩子在家,我无法和妻子在家里做爱,我会很戒备。”Lina的老公李浩说。

  儿科医生达尼埃尔·马尔赛利则认为这种情况很反常:“当孩子在隔壁房间里就无法做爱,这对于成年人来说,是让自己退回到相对于子女们而言的孩童地位,完全颠倒了法律伦常。也就是说父母变成了他们孩子的下一代,这导致一种变态关系。”

  性欲与食欲一样,毫不克制不可能,过度克制也不可行。“父母应学会如何处理夫妻与父母的双重角色。

  夫妻房事若能避开其他成年人,一样能做到避开孩子,问题在于房事时当自己是‘夫妻’还是‘父母’?做夫妻和做父母的相处规则是不一样的。”心理咨询师钱坤认为。

  如何重新确定每个人的地盘?“当孩子们到了某个年龄阶段,他们开始会走路/说话了,就必须规定他们,未经许可不得进入父母的卧室。”

  达尼埃尔·马尔赛利说:“此外,父母没敲门也同样不能进入孩子的房间。”否则,孩子会认为自己就是一家之主,指挥和命令其他所有人。

  “一旦人们得到权力,就不愿意放弃,这是人的本性。”达尼埃尔·马尔赛利再次重申:“青少年时代的举止行为都是从童年培养起来的。”

  为了让每个人都各得其所,没有别的解决办法,只有“对抗”。做父母的必须知道这一点并表现出来,精神分析学家让-克罗德-里昂德(Jean-ClaudeLiaudet)强调:“对孩子说不,不能满足他们的所有要求;这样夫妻俩才能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,在家里自由表达自己的欲望和需求。”

  不要影响或侵犯青春期孩子

  对于那些步入青少年时期的孩子们,事情开始变得更加复杂。父母做爱要冒诸多的危险,即使不被他们撞见,但仅仅是让他们知道了父母在做这种事,都可能会激起孩子反感,或引起他们的好奇心。

  有些父母甚至还要忍受孩子的讽刺和嘲笑。海英40岁,她的儿子14岁。一天,在吃早饭的时候,儿子轻蔑地评论道:“你们都这么老了,还做爱吗?”

当孩子撞见你们欢爱

  女作家安娜·德·朗古尔(AnnedeRancourt)对这种令人痛苦的境况了然于心。她说:“年轻人会出乎意料地突然到来,他们擅自占据家里的客厅、厨房,两个人或者更多的人,一直闹到凌晨两三点才睡觉。无法想象夫妻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激起情欲。”

  无奈之下,成年人把家让给了年轻人,自己被迫逃离,到外面找地方做爱,或者干脆压抑自己的欲望。

  而年轻人呢,他们会在家里肆意渲泄他们的爱情,家庭中的反常现象由此达到顶点。让-克罗德·里昂德的反应是:“最终,要么父母在家里做爱需征求年轻人同意,要么父母必须告诉孩子,让孩子知道父母需要完全私密的爱情时间和空间,这是孩子没份儿参与的!父母这么做其实也是在告诉孩子,当他/她长大,也会有自己的爱的空间。”

  父母需要注意,不能让自己的性生活影响或侵犯到已步入青春期的孩子。尊重必须是相互的。达尼埃尔·马尔赛利说:“如果成年人做爱时发出很大声响,实际上就侵犯了孩子的私生活,父母有义务去保护孩子不受这类事的滋扰。但他们同样不应该放弃自己在家庭中私生活的地位。